新闻资讯活动
预约挂号缴费
器官捐献
快速导航
新官网>器官捐献>新闻中心>
泪奔!潮汕15岁少年以这样的方式救了六个人,死因仍是谜
信息来源:南方都市报发布时间:2018/3/26 11:31:05

3月25日,晨,窗外阴翳的天气,将广州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老住院楼六楼的ICU衬托得更加静谧。

 

早上8点,本不是医院规定探视的时间,但ICU门外已经挤满了人。他们是15岁少年,广东揭阳揭西县五经富镇北山中学初二学生陈欣的亲人。再过半个小时,是这个大家族告别他的时间。

 

16天前,陈欣从村道路基处坠落,严重颅脑外伤后,已然脑死亡。而这个大家族的意见,就是将孩子的健康器官,悉数捐献给有需要的人。亲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为这个爱热闹的孩子送别。而他的父母、长辈,则在轻轻地啜泣。

 

亲人们痛哭着送别孩子最后一程。

 

手术前,医护人员向死者默哀。

 

“小弟出事后,村里面很多人都给我们捐款,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帮助我们。我们希望用这个方式回馈,传递他们给我们的帮助。”23岁的大姐陈洁刚刚大学毕业,她很疼爱自己的这个三弟。对于陈家的决定,揭西的大家族都同意。“我们希望受捐者好好的活着,替我弟弟看看世界。他最爱热闹,最爱到处玩了。”

 

根据广医二院的统计和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的分配,陈欣的心、肾、胰被分配给了广州的三名受者接受手术。而肝脏则被匹配给了上海一名严重肝衰竭的患者,从未出过远门的小家伙,将带着生机和希望远赴上海。此外,还有两个健康的角膜,会留在广州,帮助两名失明的眼疾患者恢复光明。

 

村道边坠落

家人发现时已然不省人事

 

直到昨天(25日)陈欣器官捐献时,陈欣逝去的原因还没有最后的结果认定,因为当时现场没有监控。但事发地前,有长达8米的刹车痕迹,事发时有泥头车经过。

 

3月9日这天清晨7点,陈欣从小溪村的家里骑车到镇中学读书。从家到学校也就是3公里的路程,他每天都是经由一条两车道的村道前往。可到了早上7点15分左右,他却被发现摔倒在了村道旁高高的路基下。

 

村里的广播通知有孩子的家长去村道边看时,陈欣爸爸陈述益正搭着妈妈李妙容从另一条村道准备上田劳作。7点25分听到广播过来查看时,发现倒下的是陈欣。骑行的车子歪斜在一旁,而陈欣则人事不省地瘫倒在地,那一处陈欣跌落的路基,距离路面有近3米的高度。

 

家人怀疑是车祸,因为就在少年坠跌处的村道上,赫然留下了一道长达8米的刹车痕迹,现场却没有汽车留下。亲属们事后了解到,陈欣出事时,村道上先后有3台泥头车经过。 

 

“事发地段没有监控,家人也只能报警处理后,尽快将孩子送到揭西县人民医院”,陈欣的姑姑向南都记者表示道。

 

陈欣坠跌导致的是特重型颅脑损伤,县级医院受条件限制无法开展更多的积极治疗。很快被转送到了揭阳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陈家人和医生们都在渴盼着能有奇迹的发生,毕竟孩子才15岁,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在陈欣父母两边的家族里,大家都特别喜欢这个孩子,懂事,帅气,对老人、长辈非常的孝顺、礼貌。“95岁高龄的奶奶吃完饭,都是陈欣去伺候漱口水。每年的农忙时间,他也会下地干活”,姐姐陈洁回忆着自家的这个排行老幺的小弟,已是泣不成声。

 

今年春节,第一次去饶平看海,陈欣已是兴奋异常。家属供图

 

救援和治疗

爱心人士的捐款撑起了这个家庭的希望

 

特重型颅脑损伤所需进行的治疗,无疑是代价高昂的。但陈家人在陈欣受伤的第一时间,感受到的是来自潮汕地区乡里乡亲的热情和善良。

 

陈欣所在的北山中学,发起了捐款,孩子们期望用自己聚沙成塔的绵薄之力为陈欣支撑起医学救援的希望;小的自然村小溪村,大的行政村联南村管区里熟悉、不熟悉的乡亲们也纷纷送上了自己的捐款。再加上大家族亲人们的帮扶,陈欣高昂的重症监护、治疗一直得以坚持。

 

5天过去了,没有起色;10天过去了没有奇迹。

 

孩子摔伤后的颅脑肿胀期一直没过。如果不是各种生命支持设备在支撑,原本朝气的陈欣,会立即撒手人寰。“其实医生们一直有告诉我们,陈欣实际上已处于脑死亡状态。什么是脑死亡我们不懂,但我们知道抢救回来的希望特别渺茫”,陈洁表示道。

 

3月20日,在坚持了11天的痛苦煎熬和等待后。58岁的陈述益,第一个提到了器官捐献。 在4个月前的2017年12月,邻镇的23岁大学生张震鸣因病去世,进行了器官捐献。在这个粤东潮汕平原西部的传统小县城里掀起了轩然大波。陈家这个传统的农业家庭,也是在那一波宣传中了解到了器官捐献是怎么回事。

 

“人死不过一把灰,捐出去可以救人命。如果事情不能避免,那我们也捐献吧,接受过那么多人的帮助,用这种方式也是对他们的一种感激和回馈”,善良的陈述益和妻子商量着,起初不同意的李妙容很快也同意了。陈欣是这对善良夫妻40多岁才生出来的幺儿,他们能够体会那种至亲濒死的绝望。

 

“我们只是希望能帮助更多绝望的家庭”,陈欣的舅舅说出了大家族里的共同心愿。

 

然后是征求孩子的大姐陈洁的意见,陈洁表示同意。孩子还有个读高三的二哥,家人认为课业太紧,先不惊动他。

 

转诊广州

签下器官捐献同意书

 

陈家人将心愿告诉了揭阳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的医生,当地医生很是诧异和感动。

 

在取得家属的同意后,当地医院在22日晚上11点派出了救护车运送。几百公里的路程,陈欣一家人在23日凌晨抵达了广医二院。陈家人到广州,一方面是经由这里的专家再度判断一下抢救、治疗的价值,有希望,他们会继续倾尽权利抢救。事与愿违的话,那就在这里进行器官捐献。

 

23日当天,医院的专家们对陈欣进行了会诊判断。脑部电生理监测没反射,影像检查发现不了脑部血供,一旦脱离了呼吸机支持,陈欣会很快死亡。

 

间隔12个小时后再次进行类似的判定,结果依然:脑死亡,一种目前在部分西方国家已经界定为死亡标准的生命状态。

 

判定组的专家们和家属们详尽的沟通了陈欣的病情-脑死亡。陈家人在悲痛中做出了最后的决定,赶快通知还在高考一模的老二陈炳昌,签字、捐献。

 

根据陈家人的意愿,能够捐献的器官、组织都捐了,帮助的人越多,延续的生命越多越好。不附带额外的其他条件。唯一的期望是,接受者能够辗转告诉陈家人,过得很好。能打个电话、录个音,就更好了。老陈家需要留个念想。

 

25日8点58分

少年生命定格的时间

 

24日下午,陈家二儿子陈炳昌在学校交完了语文卷子,放弃了剩余的考试,开始疯了似地赶班车来广州。家族亲朋开始陆陆续续的从揭阳、广州、珠海甚至广西赶来见这个陈家最小的小弟一面。

 

25日上午,8点36分,当满身导管的陈欣被ICU推床推出时。白发的爸爸、妈妈和一干亲朋簇拥在病床旁边,一声紧过一声的呼唤着“阿欣”的名字。小伙子安详的躺在床上没有应答。

 

短暂的会面结束后,陈欣被送到了楼下的手术室里。捐献的器官、组织多,里面已经有多个专科的医生在里面等待。

 

手术室外,少年的家人互相安慰。

 

一一拔除陈欣身上的导管、监测仪器。手术室的医生护士整齐的无影灯下站成了两排,双手下垂,弯腰、垂头。这是个简单的仪式,即为了判断撤机后捐献者有无苏醒过来的奇迹,也为了在这个生命流逝的最后时段,为其默哀致敬。

 

默哀结束时的8点58分,奇迹没有出现。而这一刻,也成了15岁少年生命定格的最后时刻。

 

器官获取前的相关信息,已经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和获取信息网上飞速运转。然后按照由近及远的原则,对最为合适的受体进行匹配。

 

两个肾脏捐献对象均为广医二院病人,都是年轻的终末期尿毒症患者,其中一个因合并严重的糖尿病,需要胰肾联合移植。

 

心脏被匹配给了目前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内的一名重度心衰患者。

 

肝脏在广州没能匹配到合适的受者,但上海的一名肝衰竭患者很合适,在获取后会被立即用飞机送往上海进行移植。

 

除此之外,陈欣还捐出了两支角膜,可以帮助两名失明者恢复光明。

 

器官捐献者陈欣,生命定格在了15岁那一刻。

 

“1比6,小弟是值了,我真的挺为他骄傲的”,陈洁告诉南都记者。许是长在农村的缘故,小弟平素的爱好不多,就喜欢拿老爸、姐姐的手机打打游戏,听听歌。听得最多的就是《起风了》和张国荣的《我就是我》。

 

 

“以后每当起风时,我们都会感受到他的存在”,陈洁说。

 

而那首经典老歌里的歌词,也成了15岁器官捐献者陈欣的写照,“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开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南方都市报(nddaily)原创报道

采写:南都记者 王道斌 通讯员 许咏怡

摄影:南都记者 谭庆驹

©2005-2018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版权所有      邮编:510260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昌岗东路250号   咨询电话:86-020-34152299,86-020-34152282
  粤公网安备 44010502000176号
站长统计  粤ICP备05085466号  技术支持维护:信息科、伯约软件  360网站安全监测平台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