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活动
预约挂号缴费
新官网>新闻和专题>新闻动态>医患故事>
心脏停跳三小时,生命接力创奇迹!16岁昏厥少年在我院获救
信息来源:发布时间:2018/11/30 17:15:22

16岁的学生阿杰心跳已经停跳了一个多小时

“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

远在潮汕的家人在电话那头已经泣不成声

 

正常来讲,只要心跳骤停超过六分钟,大脑没有得到足够的血液和氧气,就会有不可逆的损伤,甚至死亡……

所幸,经过广医二院急诊、ICU团队及时高效的心肺复苏和ECMO(体外膜肺氧合)治疗,阿杰终于转危为安,脑功能也奇迹般地恢复了!

 

ICU团队为阿杰进行心肺复苏和ECMO(体外膜肺氧合)治疗

 

 

2018年10月18日中午11点53分,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是120急救指挥的派车电话。我院急诊院前急救团队立刻赶往怡乐村公交站附近,现场见一名少年躺卧在地。他面色死灰,四肢紫绀,一名老人家和一名年轻人正在轮流为他进行胸外心脏按压。

少年叫阿杰,16岁,是附近学校的学生,刚才,阿杰与同学们正准备吃午饭时突发心跳骤停,生命垂危,为他做胸外按压的年轻人是他的班主任。

 

“这么年轻,怎么会这样”,医务人员当机立断快速穿越围观人群进行急救。然而情况并不乐观,阿杰出现的是心跳骤停中的一种——心室纤颤。

电除颤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在救护车上,医护人员一路持续胸外心脏按压。刚到医院急诊抢救室,一名当班的护士立马上前接替胸外按压,甚至顾不上自己有孕在身。

 

大家都在全力抢救这个年轻的生命。

 

注射肾上腺素、建立高级人工气道,给予呼吸支持,一系列措施均未能帮阿杰恢复心跳和呼吸,阿杰在急诊科江慧琳教授和叶显智主任医师指下,快速被送入重症医学科(ICU)继续救治

 

命悬一线

 

心脏停跳近三个小时!

来到ICU的时候,阿杰心跳停止已经超过一个半小时,远在潮汕老家的母亲在电话那头已经泣不成声,语无伦次,“求-求-你们医生,救-救-我的孩子!”正常来讲,只要心跳骤停超过六分钟,大脑没有得到足够的血液和氧气,就会有不可逆的损伤,甚至死亡……阿杰的瞳孔还没散大,说明阿杰的脑功能尚存。大家明白长时间心跳停止对病人意味着什么,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就要尽一切努力!

 

 ICU副主任张振辉教授不断鼓励着团队的医护人员并做出了上人工体外膜肺(ECMO)的决定。人工膜肺技术能把低氧的静脉血充分的氧合后变成动脉血,再通过离心泵,把富含氧气新鲜的血液供应到全身,即使心脏和肺都不能工作,大脑和其他重要器官也不至于缺氧坏死。

 
 
 

“上ECMO ,当时的情况着实让我们的医生面临了巨大的考验”,张教授形容,“把两条比血管稍微细一点点的管子插到动脉和静脉里是ECMO的关键点,平时操作已不容易,更不用说现在患者没有自主心跳,全靠心肺复苏维持的一点点血供,再加上心脏按压患者身体的晃动,血管穿刺就像是在一艘大风大浪里颠簸的小船上穿针引线那般困难。”全靠ICU之前开展的超声引导血管穿刺这一技术,让血管在超声下无所遁形,才成功完成了置管。

 
 

 

当紫黑的血液从阿杰身体中流出来,经过ECMO的氧合变成鲜红色的血液回到阿杰的动脉里面,医务人员感到了一丝宽慰,但心还放不下,因为阿杰还未恢复自主心跳,这时心跳已停止了2小时40分钟

 

咚咚心跳

 

“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

在ECMO的帮助下,阿杰的面色从死灰逐渐变的红润,说明他身体的氧供在好转,这是让心脏恢复自主心跳的好机会。医护人员为阿杰实施了电除颤,但是由于缺血时间过长,阿杰的窦房结也是久久不能唤醒。经验丰富的ICU医生,一早为这种情况准备的起搏器开始运作,电除颤4次后,阿杰停跳了近3个小时的心脏,终于发出了轻微的咚咚的心跳声。

 

“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

 

随后几天,医护人员详细讨论分析病情,细化每一步治疗方案。

值班人员昼夜坚守在床边,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病情变化,为仍处于深昏迷的阿杰进行亚低温脑保护,同时还进行了心脏、肝脏、肺脏、肾脏、消化系统、凝血系统、神经系统......功能的维护和保护。血管外科医师也过来帮忙建立了足部血管的远端灌注,预防下肢缺血坏死。

 
 

苏醒、拔除ECMO

 

阿杰终获新生!

在ECMO支持下的第3天,阿杰动了一下手指,这一刻让大家都兴奋不已!进入第5天,循环已经稳住了,经过慎重的考虑,拔除了ECMO的支持。

 

入院10天了,阿杰已经已经比较清醒,有时候能听懂我们的指令,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阿杰的器官功能逐渐恢复,所给予的人工支持就一点一点的在减少。入院第25天,阿杰终于撤除呼吸支持,相当成功,他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神志渐渐愈发好转。“你叫什么名字?”,面对医生的提问阿杰当时说不出话,用颤巍巍的手歪歪扭扭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又过了几天,“100减去3等于多少?”“97!”。面对阿杰喜悦的眼神,谁又会想到他曾经全身插着各种管子,上着呼吸机、持续血液净化(CRRT)、ECMO,在鬼门关来来回回好多次呢!正是医护团队昼夜不离的坚守,为他撑起了生命的保护伞。

 

康复科主任陈艳教授表示,目前阿杰脑复苏很成功,认知语言及运动功能恢复较好,有较好的日常交流能力及双上肢功能,下肢肌力除左踝背屈不足外余肌力均达4级,若心脏功能允许的话很快能下地行走。

 

 
 

阿杰是潮汕人,在广州上学就读厨师专业。在这场生死时速的接力中,如果差那么一点,他将不能再见到远在老家的疼惜他的父母。

 

“想吃儿子做的菜!”阿杰妈妈杨女士笑着说。为了儿子的病,她已经守在儿子阿杰身边40天。心跳骤停、胸外按压、除颤、人工体外膜肺,这些对于这名家庭妇女来说非常陌生的词汇,却成为挽救儿子年轻生命的关键。

 

“阿杰胃口特别好,我每天都带各种吃的给他。你看,今天我还做了生鱼汤!”阿杰爸爸郭先生眼中闪现着康复的期盼。

©2005-2018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版权所有      邮编:510260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昌岗东路250号   咨询电话:86-020-34152299,86-020-34152282
  粤公网安备 44010502000176号
站长统计  粤ICP备05085466号  技术支持维护:信息科、伯约软件  360网站安全监测平台  安全联盟